“九一八”的警钟为何要长鸣?北大营的那一夜就是答案

来源:钧正平工作室作者:熊爸责任编辑:康哲
2018-09-18 08:37

中天彩票 www.r453.cn 1

1931年9月18日晚22时20分,中国沈阳,北大营。

这是沈阳城以北3公里处的一座军营,规模巨大。东北军独立第七旅驻扎于此。此时此刻,熄灯已经很久了,营区的士兵们纷纷进入了梦乡。

然而,大营以北的野地里,一支穿着土黄军装的外国军队已经展开了攻击队形。

他们是日军满铁独立守备队第2大队,其任务是在柳条湖铁路发生爆炸后,立刻向北大营发起进攻。

为了确保突袭能够奏效,这个大队做了周密的准备,他们不但进行了多次模拟演习,甚至还偷偷运来了两门重炮进行火力支援。

在他们身后,驻沈阳附近日军第二师团第三旅团第29联队也已经做好了战斗准备。他们将从驻地连夜出击,在北大营战斗打响后,立即攻击沈阳城。

而更远处,驻辽阳的日军第16联队、驻长春的第4联队、驻公主岭的骑兵第2联队、驻旅顺的重炮大队,甚至驻朝鲜的日军部队,也几乎全部做好了战斗准备……他们的任务是北大营打响后,迅速抢占中国东北要地。

……

一切都从北大营开始,一切都从87年前那个夜晚开始。中华民族已被人按在了砧板上,最危险的时刻即将到来。

2

然而,即将笼罩在危亡的阴影之时,北大营在干什么呢?

史书记载下了这样令人叹息的一笔。

就在日军已经磨刀霍霍之时,独立第七旅对即将到来的危险似乎毫无察觉,不但没有增加任何防卫措施,而且日常作息制度也毫无改变。

“九一八”当晚,第七旅旅长在奉天,旅里3个团长中2个团长也不在营区。整个北大营的高级军官中,只有旅参谋长赵镇藩和一个团长王铁汉在位。

而基层官兵也好不到哪里去,熄灯号到点一吹,全体正常就寝睡觉;武器全部被锁在库房,哨兵警戒也和平时并无二致;营长连长不在营区的也有不少,甚至士兵也有偷偷跑出营区过夜的。

其实他们并非对日军的举动毫不知情。旅长王以哲事后回忆,称其实察觉到:“日本守备队最近调动频繁,兵力有所增加,宪兵也换了防”,不过其最后却想当然地自我安慰:“这是(正常)军队换防,不足为怪?!?/p>

所以,还是依旧沉浸在“和平”的感觉中。

这个旅虽然在营区构筑了工事,但进展缓慢效率低下,到“九一八”发生时,工事也没有完成;虽然进行了一些演习,但多为走过场,到“九一八”发生时,部队立刻就混乱了。

其实何止北大营如此?“九一八”当天,东北军“少帅”张学良忙着在北平看戏,东北军代理司令官张作相忙着给老父治丧,沈阳地区的实际负责人参谋长荣臻忙着给老爹做寿……上上下下没几个认为“九一八”真的会发生,也几乎没有做任何准备。

可日军真就来了。

轻触这里,加载下一页
中天彩票